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户外健身

返璞归真赴故地,懒散悠然现幽州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10:12:53 编辑:健身运动网阅读次数:
摘要: 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。幽州之于我,是否故地?似是而非。童年时,跟在母亲后面,似懂非懂、摇头晃脑的背着这首诗,这一诵,便是经年。那一种开阔的、磅砣的、悲怆的气势在今后的岁月里象一壶陈年的老酒,慢慢的散发出一种弥香,包裹撕扯着我的神经,想要纵身一跃,领略,以至沉沦。

楔子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沧然而涕下。幽州之于我,是否故地?似是而非。童年时,跟在母亲后面,似懂非懂、摇头晃脑的背着这首诗,这一诵,便是经年。那一种开阔的、磅砣的、悲怆的气势在今后的岁月里象一壶陈年的老酒,慢慢的散发出一种弥香,包裹撕扯着我的神经,想要纵身一跃,领略,以至沉沦。

我兴奋的一宿没睡好觉,阅景无数的人,竟也似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般,辗转,反侧。轻浅的梦里是一丝孩童时清澈的憧憬。

1、6411次火车
绿皮车内,大汗淋漓。我喜欢做火车,看各式各样的人。而这个季节,更多的是看,各式各样的驴。

三家店,老铁和想去远方上车,给我带来了菜包子。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,菜包子遇上蔚蓝,同样也是有去无回。老铁依旧是口沫横飞,我们嗯吱啊吱的听着,偶尔我凝视一下他的眼睛,以示我正在专注的听。偶遇静空和尚和拐两洞妖。多日不见,拐两洞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。。。面。

隔不了多少分钟,火车就要咣当咣当颤抖一下身躯,停住,抖下几十个驴后,喘口粗气,如释重负的走了。十点多钟,抵达幽州。

2、村庄

我站在村口,仰望村庄。这是一个土色的世界。土色的山岩,土色的房屋,还有那些常年在土地里劳作,汗水将泥土写进肤色的人们。碎石子路,迂回向上。一路上,全是闲散的村民,席地而坐,三三两两话家常。偶见妙龄少女,亦是赤足席地,手上编织着毛衣。密密的七彩丝线,鳞鳞的七彩心事。

狭长的巷,两壁赭色。木篱、青草,还有墙际那一角奈不住寂寞的红花。这个村庄,不雄浑,却如此的安静。没有鸡鸣,没有狗吠,连村民的谈笑声,都如同丢了一粒小石子在平静的水面上,静静的沉下去,再一圈一圈的漾开,更加静谧的遥远。

远山,泛着斑驳的黛色。那些安静的绿啊,温柔的抚慰着山的荒凉与寂寞。

这幽州的阳光竟然也含着一些幽幽的清冽么?岁月的光竟无法让这赤红的底色墨黑的字体失去一丝丝原色。新年快乐。嗯,很安静,很温暖的四个字。让人心里掠过很多模糊的天真的喜悦。遥想那些童年时干净的向往。

\

不知道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,这些飘荡着的彩色的布条,让我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天葬台上那些飘荡的经幡。总是有些灵魂沾附于其上吧。

\

3、小径

买了啤酒,从村庄下来。一路山色青翠。石板砌成的小径极窄,仅容一人可行。两侧是青翠欲滴的枣园。枝头挂满了新结的枣,似点点新玉,绿的通透与洁白。我忍不住摘了一粒,咀嚼,一种淡淡的清新的甜,极薄,在嘴里,若有似无。

走在这样的小径里,竟似醉了,醉在青草的芬芳中。有掉落的红李如晶莹的宝珠散落于白色的岩上,身体上竟裹着一层白的薄霜。

走完石径,便是这桥了,厚重的深色的木头,那一泓幽幽的水,清浅见底,石头倒不斑斓,一如这村庄,这村民般写着泥黄的色彩。

这水如此的孱弱,山却是如此的雄浑,水乳交融的地方,那些黑色的痕迹,是否一如爱情故事中的刻骨铭心?水的枯竭,是否了为成全山的盟誓?

千层岩,翠绿妆成。似关云长,嚣张英雄处,绿意焕柔情。

这个洞口掩在森森的灌木丛中,洞里,亦是一股森森的气息,红姑和过客欢喜的大叫。我也很欢喜,对洞穴,我有一股近似于膜拜的情绪。


4、营地劳作

大营地的水已经不清澈了,水面波澜不惊,一缕缕白色的泡沫堆积在水曾经清凉的肢体上,似是老妪般松弛的皱纹。这里的水,老了。我们返回小营地,和天狼星的队员们在一起扎营。原本是不想打扰他们的。老铁搬出了他的家伙,好家伙,和这家伙在一起永远都有腐败的惊喜。

我和远方去溪水里洗菜,脱了鞋,赤脚站在水里,小石子硌的脚痛并快乐着。有细小的鱼在水里游来窜去。绿色的水草似绸子般在水里娉婷,踩上去,软软的。有黑色翅膀的蜻蜓憩于浅水处微裸的石子之上,浮掠。红姑在草从里拾着柴伙,零星的野花点缀着漫漫的离草。远处,是老铁爽朗的声音。岁月静好。


从水边回来,老铁已经收拾停当,过客和红姑也串起了羊肉串,烟灰的天幕也支了起来,逍遥的感觉,真他妈的好。我切的五花肉遭到了老铁的严重鄙视,说就你这样还是一南方姑娘?南方姑娘切肉能切这么大个块?我嗫嚅半天:这是我切的最细的肉片了。。

远方说的对,干事的往往就是遭骂的。过客辛苦烤好的羊肉串,老铁一尝,眼瞪的和铜铃一般大小:你舍得放孜然么?我正在香汗淋漓的烤鸡翅,狼狈的躲避着随风飘来的浓烟时,我们的老铁,清清嗓子又说话了:我说蔚蓝,那个烤炉是可以转个方向的。。我呸,谁不知道啊,但那铁家伙万一烫着了我细嫩的小手怎么办?

5、腐败
从小溪里拎回啤酒时,啤酒已失去了透心凉。不过,没关系,要的是那份自在的心情。席地而坐,举起酒瓶来,大叫一声干杯,然后一仰脖,气吞山河。很多很多的蚂蚁,我从小就是个不大惧虫子的孩子,倒也能容忍它在我腿上穿梭,爬行。许是嘴里有酒香的原因吧,有大马蜂飞来,嘤嘤嗡嗡的,轮流在我们每一个人身边打圈,我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,我不敢想象,我要是给蛰成一个猪拱嘴回家那可如何是好?

鸡翅很成功,肉串很成功,乱炖很成功,豆腐干很成功,酸菜很成功,甚至连红姑买来的花生米都是那么的成功。聊的也很成功,喝的更成功。远方也是一个爽朗的女子,大家一起,把酒言欢。

6、游泳
酒至半巡,过客和老铁要去游泳,我也早就觊觎那水的清凉了。于是乎,手舞足蹈而去。阳光下,老铁和过客白花花的肉体好生晃眼。我已经有两三年未曾入水,站在浅处,俯身趴着,笑言自己是来做俯卧撑的,看老铁和过客如浪里白条般穿梭,偶尔过客攀上岩壁如一柄利器般刺入水中。打水仗,埋石子,不亦乐乎。天狼星队的小队员也怯怯的被吸引过来,学着我的样,趴在水中。玩了许久,终是按捺不住,央老铁和过客看着我,教我学游泳。然后我放开伏地的手,漂起,以标准的蛙泳姿势扑腾,一口气换上来时,眼镜已随波而去。老铁和过客不停的扎猛子帮我寻找,我却不管不顾,径自的问:我刚游了多远?我实在不相信,我一口气竟然游了那么远,居然,有两米之远!感谢老铁和过客耗尽了体能帮我找眼镜,虽然,最后也没找着。

浪里白条——老铁。真是一身的好肉呐

利器刺水——过客。国际裁判蔚蓝亮出了最高分——10分。

7、回程
五点的时候,拔营而起。和天狼星队那一对漂亮的母女告别,挥挥手走了返程的路。一路山色依然迤逦。丛丛的杂草中,彩蝶翩然。小溪潺潺的跟随着我们的脚步。有大块大块突兀的岩石裸立于水中央。很想盘踞于此,却又不得不作别。这幽幽的山水幽幽的村庄,还有这幽幽安静的情绪。

六点到达幽州火车站,三三两两的躺倒在地,我喜欢这种放松的姿态。

八点半,他们在三家店下了,而我,继续到北京北。诺大的车厢瞬间就空了下去。五个人,是悠闲,一个人,是幽静。怎么样都欢喜。我一个人朦胧的睡了一觉。醒来时,繁灯似星,已进北京城了。恍若隔世。

后记
不得不提的两个人物。
1、想去远方
和老铁过客红姑都已经熟到烧成灰都能认出的地步。和想去远方却是初次。这一个女子,好生爽朗,喝酒从容,言辞犀利。为人处世却是极其的细心。例举一二。

初进幽州村时遇一老妪问之曰:要梨乎?余自踟躅,老妪已碎步奔返,少顷,提一竹蓝笑语相向,内为红李数斤,以袋裹之。余自失望摇头称否遂离去。行至三四步,远方曰:阿姨辛苦提来自会失望,汝等稍等,吾自回去购之。片刻,提两袋而返。问之云:一元一袋。黯然。我等区区之金钱,可换老妪几许多喜悦。此女,心善。

腐败时,有一拾荒汉一直盘桓于此。拔营之时,天狼星及队友在远处游玩,余母女与我等相伴,远方低声悄言:我等稍倾伴上拾荒汗一起行之,余母女二人唯之不放心耳。遂好言哄之拾荒汉,与母女作别,相伴而行。路遇天狼星返,亦作别,嘱其归。此女,心细。

2、拾荒汉

我们腐败四个小时,其人一直盘桓于此,只为等候我等腐败之空瓶。劝其归,谓之曰:尚早,四时汝即前来,空瓶等余自为汝留之。其人憨笑,倚树不言,持一饼干啮之。其水漂功夫甚佳。铁问:可否漂七八否?其竟不屑曰:七八?十几亦可!遂拾一石片,打出,果出数十也。某游戏水间丢失眼镜,其人甚虑,不停以石示之丢失水面,在确定无法寻到之时,甚憾。此汉,心热。呵呵

\

有时候想到,会有一些悲哀,那些空瓶,能值几何?
谢幕。。。。

本文链接:返璞归真赴故地,懒散悠然现幽州

友情链接:

观音心经 佛经 大悲咒经文